羽落_懒癌晚期没救了

【安雷】他是猫

!!!!!!要高兴哭了😭
@陆柒 爱你!!!!!!

陆柒:

☆唯一一次写凹凸相关是给好猫的生贺!@羽落_懒癌晚期没救了 生日快乐我滴猫!!!
☆这篇的转载授权只给我家好猫w
☆所以摸了个喵化的雷总……大概有点儿雷_(:з」∠)_
☆梗出自视频《如何婉转地膈应你的猫》,见评论区
——————————————————————

00.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安迷修震惊到下巴磕脚背上的话,那大概就是眼前这个神奇的画面了。


其实这原应该是无数个美好清晨中最普通的一个,就像已经过去了的许多个平淡日子一样。安迷修通常是两个人中醒得比较早的那一个,他习惯了在睡意尚且朦胧时眯着眼睛打量仍然睡得天昏地暗的自家恶党兼情人——雷狮,然后低下头去理理那人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还可以顺带着亲一下额头或者发顶。

只有这个时候的雷狮最没有攻击性了呀,安迷修想。

亲完雷狮之后,安迷修会在不惊醒恋人的前提下轻手轻脚地爬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他洁净的白衬衫,带着想象中的完美骑士风度走进厨房,准备两人的早餐,预备开始他们鸡飞狗跳的一天。

可是呢,今天这个步骤甚至连第一步都没有进行下去。

因为安迷修转过头之后,居然没有看见雷狮。

“大概是因为我没睁开眼吧。”他迷迷糊糊地想,努力地撑了撑沉重的眼皮。

然后他整个人就直接给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了身。

原属于雷狮的一半床铺现在空荡荡的,然而枕头上凹下去的印痕和凌乱的被子都昭示着昨晚确实有个人躺在这里,千真万确,无可辩驳。完全清醒过来的安迷修一愣一愣地看着雷狮被子中间鼓起来的小小一团,暗自琢磨着这人能去哪儿。

然后他就看到那一小团以肉眼可见的频率抖了抖,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靠到了自己身侧。

哦豁,毛绒绒的一团还挺暖和。

等等。

会动。

还毛绒绒的。

毛绒绒……的???

这是什么鬼东西?安迷修内心是崩溃的。

他小心翼翼地掀开了一个被角。



01.不给添粮,让它等到生气

被子下面,一只黑色的小奶猫懒洋洋地蹭了蹭床单。一双紫瞳半眯着,似笑非笑地瞥了一脸呆滞的安迷修一眼。如果不是头上标志性的发带,安迷修几乎要认不出这是雷狮了。

……好像叫雷喵更贴切一点。


其实雷狮醒来的时候也几乎是崩溃的。

妈的这个黑咕隆咚的地方是哪儿?卧槽旁边这玩意儿是啥怎么这么大??哦凑这大玩意儿居然动了!!!

然后,他就感觉到阳光劈头盖脸地照进他好不容易适应了的黑暗环境里,随之而来的还有安迷修的一张大脸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是真的一张大脸。

雷狮:……

天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克制住自己一爪子挠上去的冲动。

等等,这种冲动好像有什么不对……雷狮默默地把自己的右手举到眼前。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看到了一只猫爪。

黑色的毛发柔光水滑,软软的肉垫泛着健康的粉红色光泽,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可以说是非常惹人喜欢了。

雷狮花了整整十秒接受了自己变成一只猫的事实。甚至觉得这个体验新奇得有点好玩儿。

然后他就彻底被骑士兼自家铲屎官安迷修难以置信的表情逗乐了。那一脸的智障深深地打动了雷狮,以至于他不顾自己猫的外表也要通过眼神传达出自己的嘲讽和鄙视。

直到雷狮的肚子特别合时宜地发出了几声响声。

安迷修恍然。光顾着发愣了,早饭该吃还是要吃的呀!于是他从厨房端出了一份煎鸡蛋,一杯牛奶,和一个面包。

没错,全部一个人的份。

雷狮:……

自己是变成猫了对吧?不是成仙了对吧?那为什么这个人不给准备吃的?

然后他就听见安迷修一个人碎碎念道:“家里现在也没有猫粮什么的给你吃,先凑合喝点儿牛奶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想怎么变回来这种事啊。”

那杯牛奶被倒进一个小碟子里,轻轻放在雷狮的眼前。

这还差不多,雷狮想。



02.强势撸猫&反向撸猫

看着舔牛奶舔得津津有味滋溜带响的雷狮,安迷修内心突然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悄咪咪伸出手,犹豫了一下,然后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轻轻地摸了一下雷狮弓起的脊背。

啊,这手感。安迷修捂住了脸。

还想再摸一下。安迷修继续捂着脸。

雷狮:……你们这些糟糕的人类啊。

然而尽管心里嫌弃着,他的身体却依然诚实且主动地凑上去,蹭了蹭安迷修温暖的掌心。毕竟撸猫这种事,爽到的可不只是撸猫的人啊……

得了首肯的安迷修弯着眼睛笑得真心实意,立刻毫不含糊地开始了他愉悦身心的撸猫大业。尽管头一次动作有些不得要领,但他的手法也如他的笑容一般堪称真心实意。

真心实意到雷狮怀疑他要给自己撸下一层皮来。


安迷修突然发现雷狮不仅停下了进食,甚至还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略带威胁意味的咕噜声。

他想了想,了然般地收回手,安抚道:“我知道啦,虽然这样摸挺舒服的,但也蛮单调的对吧?”

雷狮琢磨着这话好像有哪儿不对。

安迷修兴奋地接着说:“要不这样,你继续喝,我换个摸法儿?”说着他就站起身,走到一脸警惕的雷狮面前蹲下,手自然而然地搭上雷狮的脊背,自尾巴尖儿向脑袋方向整个一撸,一气呵成,特别自然地……把雷狮的脑袋按进了牛奶碟里。

雷狮整只喵都不好了,当场就没忍住炸了个毛。

这边安迷修还浑然不自知,准备再次把他罪恶的手伸过来。雷狮忍无可忍,终于不再克制自己内心的冲动,“嗷”地一爪子呼了上去。



03.假装它是你的围脖

安迷修:……

雷狮:……

一个下手没轻没重的人和一只下爪没轻没重的猫对着三道血印子面面相觑,相顾无言,没有泪千行。

真是闻者为悲伤。

这下麻烦了,安迷修面无表情地想。他认命地叹了口气,起来收拾干净了碗碟,拎起钥匙就准备出门。

雷狮内心:……我操这是直接给气跑了???

小奶猫拉了拉安迷修的裤脚。

安迷修弯腰伸手按住雷狮的脑袋:“我觉得还是得出去打个疫苗。”

然后他顿了顿,补充道:“狂犬疫苗。”

雷狮特别深沉地考虑了一下为什么刚刚没有抓得再狠一点儿以及现在补一爪子还来不来得及。


然后他又拉了拉安迷修的裤脚。

安迷修很警惕:“干什么?我可不会蹲下来再让你抓一下子了啊。”

心有灵犀不是让你在这种地方用的,我的傻逼骑士,雷狮面无表情甚至翻了个白眼。但是他还是锲而不舍地拉着安迷修的裤脚。

安迷修:……这是要造反吗?

雷狮彻底失去耐心,眼瞅着旁边的鞋架子高度够了,以一套高难度的跳跃动作借力跳上了安迷修的肩膀,围着他的脖子正正巧巧绕了大半圈。然后小爪子在安迷修的肩膀上拍了拍,趾高气扬地示意他可以走了。

哦,那就带着吧。安迷修无奈伸手扶正了趴在他身上,尾巴还不老实地扫来扫去的雷狮。

真热乎啊,安迷修想。



04.在它舔蛋蛋的时候强势围观

医生:你这猫很狂躁啊。

安迷修看了一眼雷狮,似笑非笑。

医生:绝育了吗?我看着年龄差不多够了,赶明儿有空带着来做个绝育吧,对主人和猫都有好处的。

雷狮:……

安迷修憋着笑:好的,谢谢您。

雷狮一脸的生无可恋,连自己怎么跟安迷修回的家都不知道。他恍恍惚惚地跃上床,深刻而悲哀地回顾了一下自己玄幻的人生兼猫生。

昨天晚上明明还是人,今天起来就变成了猫,明天之前如果变不回来就要被割掉蛋蛋从此之后断子绝孙。这么悲催的人跟哪儿找去?

雷狮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作为一只猫的某个器官,在安迷修看来非常忧伤地低下头,不顾安迷修震惊的目光,抬起一只小短腿舔了一下自己的那个器官。

安迷修:……

然后雷狮就注意到安迷修诡异地开启了震动模式,无声地在一边笑到缩成一团。

雷狮:……笑屁啊笑!敢情变猫还要被割的不是你对吧!

安迷修笑得连连摆手,手上还缠着包扎伤口的绷带。他胡噜了一把雷狮的脑袋,笑得整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雷狮觉得自己可能一天要怀疑八遍为什么自己没把安迷修挠死。

安迷修特别大度的一挥手。

“我,无敌状态,随便挠。”

雷狮:……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站不住,一股难以抑制的困意涌上他的心头。床垫为什么弄得这么软啊弄得都站不住了……他迷迷糊糊地想,顺便直接倒了下去。

安迷修:……这是直接给气晕了?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靠近,惊讶地发现小奶猫已经进入了睡眠。

好吧,他轻笑,顺手拉过一点儿被角轻轻地盖在雷狮身上。



05.

雷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大小。他看着自己五根修长的手指,陷入了深深的感慨。

直到安迷修走进来。雷狮听见他笑吟吟的声音:“醒了?”

“嗯。”雷狮撇了撇嘴,显然没有原谅安迷修的所作所为,“你他妈是不是想阉了我来着?”

安迷修摊了摊手:“敷衍一下那个医生而已,我又不当真的。不过呀……”

“你那个高难度的动作,现在还能做吗?”

雷狮慢慢地笑了笑,狭长的双眸里尽是促狭的笑意。

“要不你来帮我?”


fin.


突然刹车x





呜呜呜呜呜想要(;´༎ຶД༎ຶ`)

-。灯灯灯灯狗:

☆抽奖☆
转发点赞小蓝手即可?lof抽五个人吧。
我不太会用什么抽奖平台,看谁顺眼或者可爱我就抽了,抽了送两个材质的今宵明信片+珠光空想明信片。抽五个人,邮费不需自己掏,我寄信件不会特别贵滴。
图在下面可以看一看?大家转发可以宣传一下,然后我还会塞别的小礼物,是秘密啦!!!感谢喜欢到现在!

rt。
衷心祝愿它以后会红红火火。

雷安每周话题:

初次见面,这里是雷安话题君☆
如名,每周会开一个话题贴,欢迎大家就此话题一起讨论☆
欢迎转载和评论☆


第一次话题
开始时间:2017.8.27
本周话题:你是怎么入的雷安?

帮转…虽然并没有几个粉丝但是还是尽份力吧.

Silvia Lancaster:

只有10個.....你們 捧捧場 (大哭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7555586609&toSite=main